雨季与彩虹的羁绊

本人中二病中期,临也病晚期,静临党一只,求大触勾搭

并非憧憬【一个脑洞——放下急躁的生活,来享受青春,认真的谈一场恋爱吧】

并非憧憬(阿多薰,副零晃)(上) ————不清不楚的心意【阿多尼斯视角】[转校生妥妥助攻,还有朔间零和大神晃牙、神崎飒马助攻] “最近,阿多尼斯殿下好像很在意一些事情啊”坐在我对面的友人这么说,我愣了一下,说:“神崎,你总是这么敏锐。” 神崎的心思比较细腻,考虑的事情比我多很多,所以会察觉也不奇怪吧。还是说,我表现得太明显?“阿多尼斯殿下最近很容易走神,”神崎说:“是因为什么事情?或者是,因为谁?” 【神崎还真是…,一语中的……】 “嗯,确实是有点事……,还是很让我头疼的事。”我不会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就算是这样的想法也……。“神崎,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呢。” 我不知道我的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我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脸快被不知名的火焰给燃烧殆尽了。仅仅是想到那个人所有的事情。 不过,神崎的样子则是又惊又喜,原来,有喜欢的人是这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吗?“可是我……,我的心意,也许一辈子都不会传达过去吧……。” 耳边响起我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沉重? 我不明白呢……,一直都是。 并不是说我没有足够的自信,而是我的感情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才对。“请振作起来,阿多尼斯殿下!”神崎一下从座位上站起,大声说着。 很多人都往这边望过来,有种莫名的尴尬。 是的,现在是午饭时间,我和神崎在食堂吃饭。“哦!这么没有精神可不行的啊,阿多尼斯!”守泽前辈很有活力地说,还用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不愧是篮球部的部长,力气真不小。 “抱歉,让你们费心了,我没事的。”这是我为数不多的掩饰,很快也被神崎拆穿:“阿多尼斯殿下,你就是这一点让人担心!不想让别人担心的家伙,反而更不妙吧?!” 神崎,我很抱歉,作为朋友,我真的不想让你为了我这种事情而苦恼。“神崎,我吃完了,你慢慢来也没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件事的缘故,我吃的比平常多。 啊,要是胖了就糟糕了,下午去跑步的时候多跑几圈吧。 【毕竟偶像是靠脸和身材吃香的。】 摸摸脸,好像又开始发烫。 我真是无可救药…,这样居然都会想起前辈吗…… 因为在思考,没有注意到前面的情况,直到不小心撞到人,我才反应过来。“对不起。”啊,是大神。嗯,大神的脸色不对啊……。“大神,发生什么……” 我还没有说完,大神就自顾自的站起来,加快步伐走开了。 于是,我推测,大神这个样子绝对和朔间前辈脱不了干系。 正好我要找朔间前辈,顺便去问问大神怎么了吧。 离轻音部还有一段距离,传来一阵狂躁不已、无法抑制内心踹踹不安的钢琴演奏声。这个时间,在轻音部的除了朔间前辈,就没有别人吧? 这条走廊对面,是同样诧异的门老师。 演奏大约持续了五、六分钟左右,停止了一会儿,忽然转换了另一种风格。 柔和的,带了一些明快,还有一些无法言喻的心情。 轻轻的起伏着,跳跃着,带着担忧和不安。 “就好像是在恋爱中的人一样。”门老师看起来很头疼的样子。“我也不好去发问。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朔间零弹钢琴了,差不多有两年了吧……”“朔间前辈,很擅长弹钢琴吗?”门老师叹息着,无奈的点头:“是啊,这个家伙呢,从刚入学就是选的钢琴。当然,在那个时候,梦之咲学院里,弹钢琴的家伙都没有朔间零厉害。” 有点吃惊,毕竟那是我不知道的朔间前辈。 那么,羽风前辈,以前是怎么样的? 好想知道,前辈的过去。心里,不自觉地这么想着。 “阿多尼斯,你知道大神晃牙怎么回事吗?”我摇头。“那么,去帮我问问那个家伙,那个孩子现在难过的很。” 【为什么,连门老师也知道他们的情况?】 我努力忍耐着,没有问出来。 到轻音部的门口,我敲了门才进去。 真的是朔间前辈在弹钢琴,还没有停下来。 我不想打扰朔间前辈,就这样站着听他弹钢琴。大概是太投入了,他好像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 虽然是很轻快的音乐,我却听不出任何关于快乐的情绪。 倒不如,说是纠结更合适。 【哐——】钢琴声停下了。 好像是什么东西狠狠地砸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回声,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十分响亮。 “这个结尾,真是糟糕啊。”朔间前辈终于开口,嗓音却比平常更加低沉无力。“吾辈,没有想到这样会伤害到晃牙。吾辈仅仅是,归还他应有的自由而已……。这样有错吗?阿多尼斯君?” 原来朔间前辈早就注意到我了。不过,我算是明白发生什么了。 大概是,放暑假在海边举行海贼祭的时候,大神无意跟我说的“被朔间前辈束缚已经太久了,有些厌倦”。 朔间前辈应该是从那会儿被绑住的羽风前辈知道的。 嗯,难怪那天晚上朔间前辈一直都没什么精神,就连吃饭都要大神催。 诶?不……,好像还有后半句? 大神他刻意压低了声音说的,因为我的耳朵比较灵敏,所以听到了。 “但,本大爷果然太善良了,放心不下那个吸血鬼混蛋……” 我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至于大神会不会生气,我也不知道。“这是大神说的,朔间前辈明白了吗?” 朔间前辈的脸上,铺满了惊讶和欣喜。 真的,非常羡慕朔间前辈和大神,他们可以互相理解,甚至是心意相通。 相比之下,我却只能在远处看着羽风前辈和一个又一个女孩子约会。 比起恋人,我貌似更适合当羽风前辈的朋友。因为我,知道得很清楚,即使我告白了,也只是给我们之间增加一堵无形的高墙。 那样的关系,比现在糟糕很多。我不想知道羽风前辈厌恶我的样子。 “阿多尼斯君,你不准备告白吗?” 我没有回答朔间前辈,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比较好。 啊,明明只是一个词汇,为什么会让我感到害怕呢?越是想要避开它,脑海里反而越发清晰可见。 我该怎么做,或者说我该做什么,才可以忘记这样的心情?“阿多尼斯君,不能逃避只属于你的现实。你可是吾等UNDEAD里最执着的,怎么可以这样就放弃?这不是吾辈认识的阿多尼斯。” 依旧沉默着——脑子里混乱不已,无法组织起适当的字句,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朔间前辈。 ——是的,这是我的现实,也是我的无奈。 我不知道,朔间前辈是怎么看待这样弱小的我。 “阿多尼斯,汝是不是不知道吾辈向晃牙告白的心情是怎样的?”“!”我很吃惊,难道,前辈也有害怕的时候?“正如汝所想,吾辈在那之前,非常害怕。害怕他,会拒绝吾辈;害怕告白后,他会更加讨厌我…” 我听见了,大神和神崎的脚步声。 下一刻,大神踹开了轻音部的门。 “混蛋前辈!我没有…,没有说过会拒绝你……。所以不要把我隔离开啊!朔间前辈!” 他呼喊得声嘶力竭,只为了那个人的所有。 【只因为大神晃牙喜欢朔间零。】 大神他,是不是快要哭了呢?看着这样激动的大神,心里的认知更加清晰。 最初也只是憧憬,从认识到真正的对方,再到那种微妙的心情…… 我也明白了,那并非憧憬。 仅仅是『喜欢』;仅仅是想要更多的待在那个人的身边。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越来越贪婪。 想要拥抱着他,想要温柔的亲吻他,想要…,试着说出这样的心情。 真的,无法停止这样的想法。 我的心脏,快要没办法跳动了,脑海里,全部都是羽风前辈。 前辈…… 羽风前辈…… 羽风薰…… 风抚过我的脸,划得有点疼,我在跑着,不知道目的地在哪里。 “阿多尼斯殿下……!等一下!”神崎? 等到我察觉,才发现脸上,不知为何冰凉一片。 我还是这么弱小、无力,即使换了一种型式,事实也不会改变。“神崎,不要…,过来……”他停下了,可能是知道了。“现在……,不想让你看见…,这样的我……” 一阵不明所以的沉默,还是由神崎打破。 “阿多尼斯殿下,我认为,没有人一直都是强大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是……,这样吗? “我知道,阿多尼斯殿下,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所以,请更加信任我吧,阿多尼斯殿下。” “谢谢……”我的声音小几乎到听不见。这是我,最真挚的情感。 最真实的我,就是这样的。 羽风前辈,你是怎么看待这样的我呢? 心里不自觉的,会这么想着。 ————不明不白的焦躁【羽风薰视角】 “那个啊,羽风前辈?”转校生站在我面前,歪着头好奇的发问:“最近是发生了什么啊?前辈在练习的时候总是走神,门老师都怀疑我的能力了……。” 啊,给你造成麻烦了吗?真是对不起。 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我无法冷静下来……!笨蛋吗我……。 “……,对不起……。”沉默了那么久,就只是说出了这种话而已,我真是差劲的家伙呢……。 “我被一个问题困扰了很久,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这并非谎言,我也没有那个心思去想。 都是阿多尼斯君的错…… 这一切的起因,都要从一个月前的喧哗祭说起。 【暑假·梦之咲学院·喧哗祭前一周】 转校生佐藤咲正在忙着缝缝补补,因为服装有点多,款式还不同,所以桌子上尽是五颜六色的针线,还有一堆布料。 “呼……”终于搞定了『红月』的服装,她可以允许自己休息一下。 【吱呀……】 门开了?风吹的吧…… 她没有去理会这些。 【汪汪】一只柯基犬跑进来,对着她嚷嚷。“诶?是大吉耶~”佐藤咲一下抱起大吉,蹭了蹭:“大吉,你好可爱啊~,要是另外一只柯基也这么可爱就好了嘛♡” 【正在为朔间零的新歌填词的大神晃牙打了个喷嚏。】 他无意间路过这里正好听见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柯基=大神晃牙!就连转校生也这么认为诶~!!! 不过他有忍耐,不然就没办法给他们拍照了。 嗯…,好温馨啊……!设成保屏好了~ 不想,下一秒,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抓住他的手臂把他往后面拽。“呜哇哇哇!阿多尼斯君,快点放开我的手啊——”他不习惯和同性这样接触。“不行,请前辈快点去训练,今天下午是朔间前辈要求的,全员到齐。”“啊,说好的当看板呢?话说你放开我!”他还在嚷嚷着,但是阿多尼斯无视了他的抱怨,自顾自地拽着他。 两人就这么走着,气氛有点微妙。 【本来很排斥这样的,但是,为什么被这个后辈拉着就没有那种感觉呢……】 阿多尼斯手心的温度传到他的身上,融化了他封闭已久的心房。 他有点不想放开阿多尼斯的手:好温暖……,我,已经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么柔和的阳光了……? 他有点吃惊——毕竟自己从来都是只喜欢和女孩子接触的,怎么会对这个粗暴的家伙有兴趣啊!? 他讨厌并且唾弃这样的自己。 轻音部近在咫尺,他甩开了对方的手,阴沉着脸推开门走进去。 大神晃牙被这个家伙的表情吓到了,抱着吉他跑到朔间零的棺材旁边躲着。 这一刻,他却又有点愧疚:那个孩子只是想让自己不要缺席,自己怎么回事……,这样真的…… 想要和他道歉,勇气不知道都去哪里快活了。 就算没有转头,也明白他的迷惘和不安。 诶……,心脏为什么会有这么难受的感觉呢…? “羽风前辈……”你要道歉吗,阿多尼斯君?“对不起,让前辈困扰了。”不是……“我以后会注意的。”我没有讨厌你,快点反驳他啊,笨蛋羽风薰——!你这个不坦率的白痴!“……知道就好。” 啊——!我不想…说出这种话的…。怎么会搞砸啊……? 那个受伤的表情,本来就是我最不想看到的。 喧哗祭的live上,我一直都没有看阿多尼斯,也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 虽然我们UNDEAD赢了Knights,可是我没办法高兴起来。 即使是接下来的自由行动时间,去找约定好一起逛祭典的女孩子也一样,结果因为搞错人家的名字被甩开了……。 【不行啊…,这样就没办法撩妹了,我要快点振作起来……】 【现在·天台·午休】 【振作个屁啊……】我这样吐槽着自己。 一和阿多尼斯君扯上关系,我的节奏怎么就会变得乱七八糟啊? 尤其是现在……。 “羽风前辈,是不是很在意某些事情啊……?”佐藤咲这么说。不得不提 ,这个后辈还是很敏锐的。 嗯,也可能是我太笨了,没有隐藏好。 “例如呢?” “阿多尼斯君今天约了和飒马君一起在食堂吃饭算吗?” 『咔嚓』 手中的牛奶盒子被我捏扁了。 可恶,胸口好烦闷,好…,焦躁……。 耶,糟糕了! 佐藤咲一脸确认的表情让我败下阵来,我无力地扶着额头,小小的叹了一口气——“啊……,佐藤酱,我搞不懂真正的恋爱究竟是怎么样的,你能不能帮帮我呢?” “乐意至极,羽风前辈!” 我承认,在我这十八年来,我都没有遇到过一个让我认真起来的恋爱对象。 在印象中的初恋,是个温柔又亲切的大姐姐,对才九岁的我很好,经常给我糖果和牛奶。 可是,她却在我十岁的生日那天搬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后来,等到我上国中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大姐姐是有心脏病的,在我生日的前一个星期,她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说的话。 “好想知道,薰在舞台上耀眼的样子,如果还有这一天。” 那个时候,要当偶像的梦想就在我的心里悄悄的发芽了。 ————“羽风前辈,你…没事吧?” 【诶……?】 不知不觉间,心里的苦涩通通涌了出来,一抹脸,竟是满把的泪水。 “嗯,我没事……,只是有点……” 我悲哀的发现,在这个时候隐藏是那么困难,我的声音是那样的苍白无力,还在颤抖。甚至,只要有人对我温柔一点,我就会崩溃涣散。 “前辈这样子,怎么看都不可能是没事吧?”佐藤咲的语气里充满了担忧。 『哗啦』天台的门被打开了。 上帝啊,是谁都好,最好不要是…… “!羽风前辈,怎么会……?”阿多尼斯君……。佐藤咲马上察觉到什么,她把阿多尼斯拉到一边,和他说了些什么。 我没有想到,下一刻,我会被阿多尼斯抱在怀里。 佐藤咲非常识趣的走开了。 “阿多……”“别说话,前辈不想让我看到吧,脆弱的一面。” 是啊,男人都是爱逞强的家伙,我也一样。 阿多尼斯君,他理解这样的我。不行了,我会崩溃的……。“……不起。”“嗯?”“对不起……。” 我想为那天的任性做个补偿。 “前辈不必道歉,”阿多尼斯的手,抚摸着我的后背,不时地轻拍着。“因为羽风前辈,没有错。” 不妙啊,这个家伙,真是可怕。那么温柔,明明个子那么大;明明……,只是个小鬼头,为什么那么会安慰人呢…… 不过,一想到他可能也这样安慰过别人,心里就被一种无名之火包围。 【我这是,怎么了——?!!】 我开始慌张了。 其实没有走远的佐藤咲躲在附近观察他们。 她缓缓勾起嘴角——【这种焦躁,叫恋爱啊,羽风前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