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与彩虹的羁绊

本人中二病中期,临也病晚期,静临党一只,求大触勾搭

All my love 【略ooc,佐藤咲是我游戏的名字,别在意;吃阿多薰教粮】

All my love(主零晃 阿多薰 ,副cp多 转校生助攻 HE ) (1)误会〔上〕『零晃,微阿多薰』 自从转校生佐藤咲来到梦之咲学院,大家都有了很多的改变。 莲巳敬人更加的温柔,更亲切;鬼龙红郎的缝纫技术更加精细化;就连那个任性又傲慢的姬宫桃李也开始体贴伏见弓弦,不再有意无意地捉弄他了。 『轻音部 16:03 』 大神晃牙又翘了下午的课,一直待在这里。就在昨天晚上,他无意间听见门章臣和佐贺美阵的谈话,虽然不是很清楚,可是他还是听见了很重要的事情:朔间零要出国学习,一年。 【吸血鬼混蛋,你这个白痴!】晃牙感觉自己要哭了,他不停地揉着眼睛,轻轻的喘息着。【为什么,你不说啊……,我…,有那么不可信吗……。】那双金色的眼眸,流转着许些迷惘与不安。晃牙好不容易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呼唤着那个人。 “吸血鬼混蛋” 【……】棺材里什么声音都没有。 “朔间前辈” 【……】周围依旧是寂静一片。 “零……”晃牙用哽咽的声音叫出那人的名字。 『哐当——』金属落地的声音,伴随一声小小的惊呼,晃牙知道那是谁。“对,对不起!我不想听的!那…,那个……。”她笨拙又生涩的样子实在可爱,好似一只做错了事的小松鼠。可是他现在不想追究佐藤咲,他只想看到那人一眼,然后像平常一样大吵大闹。 “大神君?”佐藤咲有点不明不白,不过她聪明的很,至少在情商这方面,她还算是专家。“朔间前辈他,要出国吧?”她带着一些无法诠释的温柔看着晃牙,晃牙忽然感觉——有个可以倾听的人真好……。 佐藤咲是个坦率的人,即使有时候让人误会,她也不放弃。 『小姑娘是个坚强的孩子呢,小狗要向她学习哦』不知道为什么,晃牙想起了朔间零的话,感到一阵强烈的失落。 “可恶的吸血鬼混蛋!”晃牙狠狠地踢了一下棺材,然后转身就走,那个〔有人欠他一千万元〕的表情吓到了刚回来的葵双子。 “诶,大神前辈要去哪里啊?”粉色耳机发问。 “不关你们的事!本大爷爱去哪去哪!”晃牙怒吼着。 “诶,可是朔间前辈他……?”蓝色耳机发问。 “哈啊?!本大爷才不管他,他怎么样关我屁事!”说着,晃牙拔腿就走,他低着头,额头过长的碎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大神前辈!”×2。 佐藤咲感觉自己这个制作人真是有名无实啊……,被他们无视不说,还实实在在地欣赏了一场戏,真是够了。 “那么……,”她转头,看向棺材,嘴角拉出一个奇怪的弧度“从大神君来到就没在睡觉的某人,不想说点什么吗?” 没多久,棺材伴随着一阵『吱吱呀呀』的声音打开了,同时传出来的还有朔间零的叹息:“啊咧啊咧,本来以为隐藏的很好啊,没想到被小姑娘看透了呢。”“那个真的不敢当的说,我只不过是来送东西。没想到你没有担心他啊?”佐藤咲微笑着,看着同样在微笑着的朔间。 “ ?怎么了?”朔间零有点奇怪的感觉。 “不,没什么事哦。”佐藤咲拾起掉在地上的乐谱,“有些事情啊,一旦错过了时机,就无法挽回了吧。” 她缓缓的转过头,脸上的表情满载担忧。 朔间零貌似意识到了什么,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轻音部。 留下满脸懵逼的葵双子和一脸笑意的佐藤咲。 【嗯呐,我只能帮到这里的说,加油哦,朔间前辈(*˘︶˘*).。.:*♡】佐藤咲做了个『哈利路亚』的表情。 晃牙在跑。 为什么在跑啊? 他害怕着:害怕自己会在大家面前失控大哭;害怕这匹孤高的狼会失去本应该有的样子。 “小狗,等等吾辈!”朔间零在烈日下狂奔,大口地喘息着,脸色苍白,好像下一秒就会倒下一样。晃牙乖乖的停下来,朔间零眼前一黑,差点摔倒,晃牙马上扶着他,眼里竟然有水光停留。 晃牙把朔间扶到阴凉处坐着,阳光透过树枝洒落在他们身上,有一块光线刚好落在晃牙的灰发上,照得那灰色的头发越发有光泽。朔间零眯着眼,想努力地看清眼前的人:“呵呵呵,吾辈的小狗真是耀眼啊。”“哈!那是当然的!等等,本大爷才不是小狗啊!啊啊啊!你这个可恶的吸血鬼混蛋!本大爷一定要宰了你啊啊啊啊啊!!!”两人又在斗嘴,朔间零表示沉迷逗狗,无法自拔♪。 此时,想拿太阳伞来的两人表示【不想打扰他们】,默默地拿着西瓜在远处啃着。 “羽风前辈,先把西瓜吃了再去送伞吧。”乙狩阿多尼斯放下伞,啃着冰凉凉的西瓜;羽风薰现在正在心里狠狠地诅咒朔间零这个有了老婆(什么鬼)忘了兄弟的混蛋,把西瓜咬得『咔嚓咔嚓』响。 阿多尼斯看着这个比自己大,行为模式却比自己更加任性孩子气的前辈,不经意间想起了姐姐们。 “羽风前辈,”阿多尼斯忍不住伸手把羽风薰嘴角的水渍揩去:“真是像个孩子一样,让人不自觉的想照顾。”羽风薰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同性这么说,还是小自己一年的小鬼! “阿多尼斯!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前辈?!尤其是拥有【校园王子】别称的羽风薰!啊啊啊,真不爽!!!……” 阿多尼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羽风薰。大概是觉得〔说教〕够了,羽风薰又捧起了西瓜,阿多尼斯放下西瓜,开始帮羽风薰系领带:“如果羽风前辈真的是校园王子的话,第一印象很重要。”那认真的样子让羽风薰不好拒绝。 羽风薰现在很郁闷。 为什么? 如果你是男生的话, 你试试被一个小自己一年的小鬼说教,然后还不能反驳,反而被他照顾起来,而且对方也是男生,我就不信你不郁闷! 不远处,朔间零和大神晃牙全程围观。[报告朔间前辈和大神君,我也想看现场版(想太多了吧?)] 晃牙:啊哈哈哈……,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们这么有趣…,噗哈哈哈……!朔间前辈你快看啊,羽风……前辈的脸好红哦哈哈哈……!(笑到捂肚子) 零:你…!刚才怎么称呼吾辈……?(温柔地抚上晃牙的脸) 晃牙:诶?啊!!!本大爷什么都没有说!(脸红) 零:真的吗?(凑近晃牙的耳畔)小晃牙,要不要本大爷再重复一遍? 晃牙:///////(脸红到说不出话;秒变迷弟) 『教学楼·一楼·教师办公室』 门章臣把这些事都尽收眼底,他无奈地扶额:“真应该贴个告示。”“哦?你打算写什么?”佐贺美阵拿了两杯热茶,一杯放在门章臣面前。“同性之间禁止太过亲近,”说着,门章臣拿起佐贺美的手,轻轻地吻了一下:“除了我们。”一向严肃的门章臣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你啊……”佐贺美的老脸有些发烫,“真是个任性又奇怪的的家伙,明明还没有二十七岁,却喜欢我这个已经三十岁的大叔……。”“我不在乎年龄的差距,我在乎的是你的选择。”门章臣现在非常想亲吻佐贺美,但是还不行,因为佐藤咲等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送资料过来。 “阿章。”佐贺美今天难得主动地凑上来,在他的双唇上索吻。 【啊,天啊!】门章臣一下按住佐贺美的脑袋,在不知不觉间加深这个吻……。 【好了,回到零晃两只来】 “朔间前辈,你…,又要走吗……?”晃牙犹豫了好久才问出这个问题,朔间摸了摸晃牙的脑袋,略带几分宠溺的眼神落在晃牙身上:“是啊。” “为什么……。”晃牙可以感觉到眼眶里的酸痛,胸口被什么狠狠地压着似的。“晃牙,可以和吾辈一起去吗?” “诶?”晃牙有些吃惊。 (2)误会〔下〕『零晃 微阿多薰』 “你不是说……?咦?!到底怎么回事啊?!”晃牙现在混乱不已,尤其是在朔间零面前。“呵呵呵,晃牙真是可爱啊。吾辈什么时候说要丢弃汝了?”朔间轻轻地抚上对方的脸,吻了他的额头。 “我会等你……”朔间零深红色的眼瞳中,清晰地映出大神晃牙的身影。 “不!是要等UNDEAD的大家吧?”晃牙金色的眼睛里,闪耀着前所未有的光芒。 朔间零很欣慰。 他的小狗,大神晃牙,终于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偶像。 这比赢了fine【学院最强偶像团体】还令人高兴呢。 “吾等是暗夜中的猎手,在夜色的掩护下,悄然地进行狩猎……。” “朔间……前辈?”晃牙在那一瞬间,好像看见了当初那个气焰嚣张又目中无人的朔间零。 那个让自己的心脏悸动不已的朔间零。 那个强势又霸道的朔间零。 那个喜欢命令自己却从来没有让自己受伤的朔间零。 那个捉摸不透、从来不按套路出牌的,自称吸血鬼的中二病晚期朔间零。 那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温柔又喜欢照顾别人的朔间零。 “嗯?”晃牙拉着朔间零的衣服。“小狗怎么了?” “吸血鬼混蛋。” “ ?” “朔间……,前辈……。” “是?” “零……。” “小狗是在撒娇吗?”朔间零还是不忘逗逗他,即使他想的到晃牙想说什么。 很遗憾,晃牙并没有炸毛。而是抬不起头来,脸上的粉红色一直延伸到耳朵根。 “朔间…前辈,我……,喜…,喜欢……,喜欢你啊……!” 朔间零怀疑自己听错了。 可是晃牙告白后的不知所措的样子清清楚楚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不是梦吧?”朔间零的这句话让晃牙炸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本大爷好不容易才用尽了所有的勇气来向你告白,你却不当回事!” “不,吾辈是……”朔间零有点慌了,他害怕晃牙会很难过。 “我知道啊!我一点也不坦率,一点也不温柔,态度又恶劣……,朔间前辈,喜欢的人是转校生……哇啊?!”晃牙忽然被朔间零抱着,有点不明所以:“小狗啊……,汝的确是不坦率,可是汝非常认真;汝的态度是很恶劣,可是汝从来不动手…” “吸血鬼混蛋,你是想找打吗?” “吾辈还没有说完…,晃牙,你是我所承认的,最温柔的人。我喜欢你哦,大神晃牙。” 两人凑得很近,近到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心跳。 【什么啊……】 晃牙笑了——【原来你也会心跳加速吗?】 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得意和开心。 而这些,都被朔间零尽收眼底。 朔间零放开晃牙,双手捧着他的脸,那样的小心翼翼,那样的温柔,那种神情,就像是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晃牙才从风轻轻爱抚树叶的声音中,捕捉到一句细小到几乎听不见的话语。 “晃牙,可以和我接吻吗?” 大神晃牙并没有让朔间零等太久。 下一秒,朔间零的眼里闯进了一片金色的海洋。 【真是不妙啊,仅仅只是嘴唇的接触,就想触碰更多的他】 朔间零的手逐渐滑落到大神晃牙的腰部,松松地环着。 【很结实,但是有点瘦…,真是个不让人放心的家伙】朔间零这样想着,不禁吻得更深了,好似要和他融为一体,晃牙有些害羞,闭上了金色的双眸。 晃牙从来没有过和异性接吻的经验,更别说是和男人了,而且对方还是朔间零。他的身体十分僵硬,还不知道该怎么换气。 朔间零好像看出了晃牙的生涩,于是,他开始引导着晃牙。 慢慢的,大神晃牙从朔间零的舌尖那儿感受到什么,不知不觉间,晃牙被朔间零弄得逐渐有了感觉。 这个吻,不是占有欲;不具什么代表性。 仅仅是两位少年的青涩与倾慕,与满溢而出的喜欢。 『接吻只是用来表达自己的心意而已』 【我相信他们是这么想的,但是,这是我本人的想法,至于他们怎么想,我就不得而知了。】 【 当然,我没有忘记就在这附近的学生们。】 最首当其冲的当然是UNDEAD的另外两名成员,嗯,准确地说是羽风薰受到了近三万点伤害。不仅来自零晃两只,还来自自己旁边的这只天然呆后辈。 羽风薰坐在一个很好的视角,可以把他们看得一清二楚。就在他们快要接吻的前一刻,羽风薰伸出手,把阿多尼斯的双眼捂得严严实实:“好孩子不可以看哦!不然会失眠的说!” 令羽风薰万万没想到的是,阿多尼斯的手也放在了他的眼睛上。 “那样的话,我也不想让前辈失眠。” 对方身上特有的一种不知道名字的味道传过来, 羽风薰真切地感受到了心跳的滋味。 这次的事情让羽风薰学到了——不要有事没事去和某个天然呆笨蛋开玩笑,除非你想尝尝心跳到你快要窒息的滋味……。 『教学楼·天台』 放学后,本应空无一人的天台,出现了一个拿着望远镜四处张望的灰发蓝眸男生。“诶?本来想用望远镜找找游君在哪,没想到看到了非常厉害的东西啊。”濑名泉放下手中的望远镜,若有所思地抬头望向天空。 【梦之咲学院什么时候有那么多的同性恋了?】 这是濑名泉现在思考的问题。 【作者吐槽:泉总啊,您自己咧?━┳━ ━┳━】 “啊咧…讨厌,呼哈……,终于找到了呢……!”鸣上岚擦了擦额头上密布的汗珠,喘着气。“喂,你怎么找到我的?真是超~烦人。” “啊咧讨厌,人家只不过用了手机的GPS功能而已啦,佐藤咲妹妹真是个万事通啊~,姐姐我越来越喜欢她了呢~。” “啊,GPS定位功能?哦……,这样啊……。”濑名泉陷入思考模式。 “那什么,泉你想干嘛?”看着难得认真的濑名泉,鸣上岚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哦?什么都没有。还有,佐藤咲那家伙在哪里?”濑名泉把望远镜收好。 “人家也不太清楚,”鸣上岚开始补妆,“今天星期几?” “星期五。” “那我大概知道了,你可以去轻音部或者是学生会试试看。”[这个梗来自游戏的“每日课程”] “嗯,拜拜。”濑名泉又溜走了,鸣上岚干脆也不阻拦。 【反正会在某个小眼镜那里碰一鼻子灰,就让你慢慢去享受吧!像个笨蛋一样的执着……。】 “真是的,总是让自己不停地受伤。泉啊,你什么时候才会醒悟,你的〔喜欢〕会伤害到他呢……。” 鸣上岚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一个代理家长了。 『教学楼前·喷水池』 “♪~,在水里真是〔快乐〕啊~噗咔噗咔~♥。”深海奏汰很快乐地在水上漂浮着,不时地溅起许些水花。 “喂喂,放学后禁止在喷水池逗留!”莲巳敬人抱着一本比较厚、看起来很旧的书,一本正经地对深海奏汰进行说教:“快点出来!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不快点去换衣服的话会感冒的!我可不想被朔间零质问。” “敬人要不要一起来感受在水里的快乐?很舒服的哦~噗咔噗咔~”说着,深海奏汰就把莲巳敬人把水里拉。 “诶?!等…!我手里还有刚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喂啊!”谁知道看起来很瘦弱的“三奇人”之一:深海奏汰的力气还挺大,不过莲巳敬人经常锻炼的身体也不算差,两人僵持着,直到一个人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局面。 “哇啊啊——” “啊咧?是〔大神〕的〔惨叫〕?”深海奏汰终于放开了莲巳敬人,从喷水池里走上来。 “啊/诶?哎呦/哎呀!!!”敬人一下失去了重心,因为惯性的缘故向后面的灌木丛倒下,不想刚好撞到了在用GPS跟踪游木真的濑名泉。 “濑名泉,你又在跟踪游木真是不是?”莲巳敬人很无语地看着面前这个痴汉力爆表的笨蛋。“你这样是行不通的。再说了,我们三年级迟早都会毕业……”“就是因为这个啊!”“!” 濑名泉突如其来的怒吼把莲巳敬人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啊……?” “就是因为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游君,我才想把游君现在的样子好好的铭刻在心里!” “即使游君以后,不再记得我,不再记得有一个人,总是跟踪着他,只会像个笨蛋一样,疯了似的对他那样执着。” “我想记下游君的每一个瞬间。就算我以后会忘记些什么,我也不会忘记曾经有一个叫做‘游木真’的少年,他的笑容那样耀眼无比,让人感到来自太阳的温暖……。”濑名泉把手放在胸膛上,感受着自己胸前激烈的起伏:“抱歉啊,敬人,还让你听我无聊的演说…,这两年来对我的照顾很感谢。” 不知道为什么,莲巳敬人好像对这个跟踪狂没那么反感了。 虽然莲巳敬人很想现在就让游木真知道濑名泉有多喜欢他,可是游木真已经回去了。 “帮我把书送回图书馆。”莲巳敬人只留下这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濑名泉还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时,莲巳敬人已经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啊,算了吧…,好人做到底得了……】 濑名泉拿起掉在地上的书,用手臂夹着它走了。 离濑名泉不远处,莲巳敬人目送着他离开。然后,敬人拿出了手机……? 后记——喜欢一个人的三大信号【大神晃牙限定】 1:看到对方不舒服会很担心,但是过后绝对不承认 晃牙:喂!混蛋吸血鬼,快来训练!不会老到走不动了吧?(不耐烦地) 零:不要催吾辈啊,小狗,吾辈正在赶来……(有些贫血,头昏眼花),嗯……。(晕倒) 晃牙:零!(着急)喂!蠢女人,快来帮忙啊!零!零!(有点慌张) 零:嗯唔……,吾辈只是有点贫血(撑着身体坐起来)。倒是小狗啊,从刚才开始就有点着急,这是…,怎么了呢(逼近)? 晃牙:切(脸红)!本大爷只是担心你死在这里会殃及我们给你收尸,哼!(傲娇) 零:啊咧(笑),小狗害羞了吧? 佐藤咲:你们把我当什么(¬д¬。)(无语)? 2:看不到对方会寂寞,但是被本人问起来不会承认 晃牙:吸血鬼混蛋,快点起床啊!(踹棺材) 葵日向:(跳出)大神前辈,朔间前辈他刚刚才出去哦! 晃牙:(吓到)(°Д°)哇啊!日向? 葵裕太:诶?大神前辈认出我们了?真是没意思啊……(失望)(-ι_- ) 晃牙:他不在啊……(若有所思;坐在椅子上)。 葵裕太:不好了,大哥!(惊恐)大神前辈生病了! 葵日向:我知道啊(示意裕太靠过来)——相思病!(坏笑ing) 晃牙:喂啊,你们两个(╬◣д◢)(不爽)!我听见了。 葵双子:!!!∑(°Д°ノ)ノ (二十分钟后) 零:哦呀(有点吃惊)?小狗怎么了? 晃牙:没什么。o(´^`)o 葵裕太:朔间前辈,大神前辈他…… 晃牙:嗯o(▼皿▼メ;)o?本大爷怎么了? 葵裕太:555!哥哥啊……(T_T) 零:好的好的,吾辈知道了(笑)。小狗想饲主了╮(‵▽′)╭。 晃牙:滚粗(ノ`⊿´)ノ!才不是啊!(脸红ing) 【门外,佐藤咲和UNDEAD的另外两名成员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3:喜欢听对方唱的歌,却不会承认 晃牙:(´▽`)ノ♪朔间前辈的歌真棒~ 佐藤咲:!!!Σ(°Д°;【内心:大神肿么了?我的个老天啊!】 薰:哦!小狗想饲主噢~O(≧▽≦)O (作死ing)! 阿多:大神,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喜欢朔间前辈⊙▽⊙。 晃牙:不是不是Σ(っ °Д °;)っ,我只是觉得可以从这里找点灵感!你们别误会啊!(脸超红) 佐藤咲:(๑ŐдŐ)b【内心:谁误会了?你想哪去?!】 零:汝等在干嘛?(°ー°〃) 众人:什么都没有╮(‵▽′)╭ 后记2——惨叫的真相 深海奏汰到达的时候,刚好看见以下一幕。 门章臣和佐贺美阵站在朔间零和大神晃牙面前,朔间零怀里的晃牙把头埋在他胸前,耳朵红通通的,朔间零一向脸皮厚,这次也破天荒的脸红了,虽然只有一点。 【五分钟前】 朔间零正在和大神晃牙接吻。 是的,你没有听错。 虽然只是个蜻蜓点水般的浅吻, 但是,晃牙有点缺氧了,他很想说些什么。谁知道刚张开嘴,朔间零灵活的舌头就往他的口腔里钻,如暴风般地掠过晃牙的嘴,带来晃牙一阵急促的喘息,忽然从浅吻变成了羞耻的舌吻,朔间零的舌头不停地搅动着晃牙的舌头,激起一阵水声。晃牙妄想逃开,朔间零察觉到晃牙这一瞬间的走神,用手臂将晃牙往自己这边抱紧,吻得更加深刻,好似要狠狠的把自己的一切都烙印在晃牙的身上,好让别人都不敢再靠近他,让大神晃牙只能属于他朔间零。 “唔嗯……,朔间…,哈啊……,前辈,我……,嗯……。”晃牙连说句话都很困难,嘴边来不及咽下的津液流下了嘴角,更添几分情色。“怎么了?”朔间零总算放开了他,晃牙喘了好一会,金色双眼里的水光让他看起来更加美味:“朔间前辈,接过吻吗?” “吾辈没有接过吻,这是第一次做。”朔间零轻轻的摸着晃牙柔软的灰发,“怎么?质疑我吗?”“不…,我有点吃惊……,因为…,朔间前辈好像很熟练……。”“呵呵呵,我只不过遵循着本能,要不要再来一次?”低沉的呢喃,好像是恶魔的细语。 仿佛是着了魔似的,大神晃牙主动凑了上来,朔间零的嘴角翘起一分得逞的笑意。就在他们的双唇快要碰到的那个瞬间,门章臣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亲够没有?没亲够去别的地方亲,不要在这里造成不良影响。” 晃牙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一脸怒火的门章臣和满脸无奈的佐贺美阵。 “哇啊啊——” 一声惨叫传遍梦之咲学院。 于是,学院的七大不可思议由此诞生。 接下来,就是开头的一幕。 大神晃牙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以后死也不要在学校里和面前这个大色胚进行任何的亲密活动。 “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开放啊?我说,朔间啊,以后不要和大神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做这种事,挑别的,比较隐蔽的地方才对。”佐贺美阵对他们进行的“教育”,让门章臣很无语。 【下次应该做到佐贺美起不来才对!】门章臣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这么想着。 深海奏汰貌似知道了非常不得了的大情报。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