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与彩虹的羁绊

本人中二病中期,临也病晚期,静临党一只,求大触勾搭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3.命中注定的时间
      托尼由于没有听从贾维斯的温馨提示:出门前带把伞。以至于现在很尴尬。下雨了,雨还不小,一时半会儿停不了,雨水哗啦啦地冲刷着一切实质的东西,但是这声音也在冲刷着托尼的内心。
   “吾友可以把我的车开回去,然后我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索尔的笑声和打雷似的响亮,托尼无奈地笑了笑:“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这个时候,彼得在格温的怂恿下勇敢的敲响了他们房间的门,然后把一柄伞塞进托尼手里,托尼有点惊讶:“睡衣男孩,你自己怎么办?” 彼得傻乎乎地笑了:“没事的,我和格温顺路。”不知道为什么,托尼有点担心格温了,但是托尼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的是,在未来他们两个会有属于自己的雇佣兵,是的,两个雇佣兵。
     托尼实在是不好推辞,只好撑着那把伞离开了餐厅,在回去的路上,有个比托尼高上那么半头的金发碧眼帅哥向他借伞。 只是那体型和声音,还有他身上的味道,都在提醒着托尼——这是你认识的人。
  “不好意思,冒昧的问一句,你的名字是……?”托尼总是感觉这个人非常眼熟,虽然他戴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了自己大部分的脸。

  “史蒂夫·罗杰斯”他一边整理自己的绘画工具,一边回答托尼的问题。 “?!!!!”托尼愣在那儿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遇到了那个人。“先生?”史蒂夫感到疑惑,也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这个穿着深蓝色卫衣的小胡子男人,莫名地有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先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史蒂夫好奇地凑前了一些,发现他身上的味道和那天晚上的“托尼·史塔克”一模一样,托尼有点不自然地后退了一步:“呃……,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有同感……,为什么我会觉得你很熟悉…?”
     虽然在美国街头,两个大男人站在一起不会引起过多的关注,但是他们两个的举动实在是有点太亲密了,托尼意识到了这个小问题,于是他提议:“要不……,我们去附近的店里讨论这个话题吧?”“我同意。”
    史蒂夫从托尼的手中接过雨伞,悄悄地把伞往托尼那边倾斜了一点不明显的角度。 两分钟后,他们在附近的一家小咖啡室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雨伞和背着画板的包亲密地靠在一起,史蒂夫随手摘下帽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在服务生走过来询问的时候贴心地点了两份热乎乎的姜茶,托尼对于史蒂夫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然后他试图打开话匣子。
    没想到还是被史蒂夫抢先一步:“史塔克先生……,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是……”托尼看着面前这个有些腼腆,试图表现得没那么紧张的青年,忍不住笑意:“当然,随意吧,史蒂夫。”
    托尼看似很随意地撑着脑袋,悠闲地看着窗外下着的倾盆大雨,实际上,他眼睛的余光早就把面前的青年给观察了一遍:休闲风格的T恤衫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手臂肌肉的线条,胸前的肌肉把衣服的前面拉得紧绷绷的,随着每次呼吸的起伏,肌肉显得很有活力。
 
    托尼的视线往下移了一下:而且,那双被牛仔裤包裹起来的长腿也很赞,大小腿线条分明,虽然没有女性的柔美,但是却非常硬朗。
    还有他的脸,他的注意力此时此刻都放在了那上面。上帝啊那真是完美的杰作,很多人都拥有的金发碧眼在他这里散发着崭新的诱惑力,那双婴儿蓝的眼睛里面不仅有着青年应该有的朝气蓬勃,还有一种让人觉得舒适的亲切感,鼻子的线条感很强,而且一气呵成,嘴唇比较薄,可是安放在他的脸上毫无违和感,反而强调了他的男性魅力。
  “托尼?”直到史蒂夫用手在他面前晃荡几下,托尼才反应过来:糟糕!该死的,我刚才不小心看他看到出神了!“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你?”史蒂夫看起来很困惑。 托尼很无奈,在心里叹了一大口气:哎……,困扰着我的事情就是你啊!为什么你可以在我们之间发生过那种事情以后还能正常的和我对话啊?

  “哦,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呃……”托尼不得不把自己的视线移开,免得表现出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

    “……”史蒂夫什么都没说,他危险地眯起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眸,以最快的速度把托尼看了一遍,这是他盯上了猎物的预兆,同时也是他打算来一场角逐的决心,只是托尼这个时候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到。
    两杯姜茶端上来了,玻璃杯子上面还包着防烫手的毛巾,这是服务生博取客人欢心的一点小把戏,托尼很喜欢这么细心的服务生,以至于他特意跑到服务前台那里去亲自递给那位服务生一沓美钞,服务生有点惊讶,不过还是收下了,史蒂夫偷偷地往那边看了一眼:他惊讶的发现,这位服务生也是个金发碧眼的男士,但是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说不上来的奇怪,或者说是,不搭调。
  【也许是我想多了】史蒂夫收回视线,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姜茶,但是在不知不觉中,他的余光还是会飘到托尼的腰线还有翘臀上,哦!他的达芬奇啊!托尼的臀部简直是史蒂夫见过最性感的,没有之一,尤其还是在光线不是特别强的地方来看,托尼的好身材就是环境稍带暧昧的灯光加分的原因。
    这让史蒂夫“不小心”回忆起那一天晚上的“战况”有多么激烈,托尼那双蜜糖色的眼眸里面,全部的伪装和无奈都烟消云散,只剩下追求着欢愉感的,最原始的本能,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也在那个时候发出了最动人的声音,嗯,起码在史蒂夫听起来是的。 顺便一提,托尼的身上每个部位他都喜欢,特别喜欢。
     喜欢到那种想再次把他推倒,把他据为己有的情绪越发浓烈,快要把他热爱艺术的心思给抢走了。 史蒂夫的视线停留在托尼的身上,足足两分钟,什么东西也没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除了托尼的好身材还有那种健谈的性格以外。
    然后史蒂夫在想象的空间里遨游的时候,不小心被现实中 的姜茶烫到嘴巴了,这个教训可不小,但是史蒂夫应该不会记着的。 原因无非就是因为托尼注意到了他的异常,然后还很担忧地过来查看而已,但是仅仅是这样,史蒂夫也非常高兴了。
    古老的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来日方长”。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小了,天空也没有那么阴沉了,天空的边缘有柔和的光线散出来,随着乌云陆陆续续地离开,下午三点多的纽约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这也就意味着,托尼和史蒂夫的“偶遇”时间结束了。
    不过这不是什么值得沮丧的事情,起码史蒂夫把托尼的联系方式留下了,同样的,托尼的手机里面多了个年轻画家的联系方式,偷偷地和你们说一下,托尼给史蒂夫的备注是“金发碧眼的暖男甜心”。
 

    两人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咖啡室,在他们身后的服务生送走他们以后,松了一口气:“两个大人物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喝茶谈心,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这提醒了我下次出门前得带一副墨镜。”
   这不是巧合,服务生的胸牌上写着“韦德·温斯顿·威尔逊”。 “其实我不会做姜茶。”韦德看着被绑在另外一个小房间里面的小老板和服务生,无奈地笑了笑:“多亏了你们提前做好了,现在,我该离开了。”
   他拎起随意丢在角落里面的两把武士刀,和一个背包,踹开门迅速离开了这条街。 要是刚才离开的两个人留意一下路边的电子滚动公告牌,就能看到这样一条消息:今天下午一点半左右,有两名危险的雇佣兵从温哥华的特制监狱逃走,请广大市民外出的时候多加留意,晚上尽量早点回家不要出门,警方目前正在大力搜索……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