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与彩虹的羁绊

本人中二病中期,临也病晚期,静临党一只,求大触勾搭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01.曼哈顿地区的第一大厦
      颇有厚重感的窗帘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拉开,早晨的阳光正好,可惜这间卧室的主人很讨厌这个时候:“贾维斯!把窗帘拉上!”他不满的嘟囔着,把被子拉上来,蒙住头。
   “sir,现在已经九点半过一刻了,已经超过了佩玻小姐和我说过的让您起床的时间,您还耍赖,在我休眠期间把闹钟调到了十点……”“停!我妥协…我起来……。”托尼不喜欢贾维斯数落出一大堆关于他的缺点,虽然那些是实话。
   “贾,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发明你真是个错误的决定”托尼默默地拉开被子,把自己从舒适的床上强行唤醒,佩玻发火的时候一点也不迷人。 说到迷人……,托尼想起了那天晚上,和他激情交缠的肉体,肌肉非常结实漂亮,不会非常夸张,是一位很有魅力的金发碧眼男子。
    他叫什么……史…史蒂芬…?不对!不是不是……,叫什么来着……    “该死的!我居然忘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托尼感到非常懊恼。 那个人很不一般,可以让史塔克工业的总裁惦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他上过很多名模,包括男性。那些身材长相一般般的他根本看不上,有一些,连长相托尼都不记得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那个人温柔的语气和动作让他难以忘怀,仿佛他生来就是为了得到这份温柔一样。
“……为什么,我会忘记你呢”托尼努力寻找着那一天晚上少得可怜的记忆,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开始拼凑起来,终于,他想起了一部分重要的情况—— 『他喝醉了,然后被对方给上了,还觉得很不赖……』“……艹,我居然…哎呀!” “这悲催又狗血的情况,艹……”
    托尼在浴室里不小心摔跤了,还是在刷牙刷到一半的时候。于是,贾维斯不得不临时给公司里的秘书小辣椒发信息,给他的制造者请一天假。    
   佩玻对托尼很失望——他今天不来上班的理由居然是不小心在浴室摔伤了腰,这比他之前的任何一个理由都要糟糕,之前的“堵车半小时”都没有这么糟糕。
   托尼现在真是有苦说不出,贾维斯也没办法,他只是个系统程序,托尼说实话的时候佩玻也未必会相信——因为他已经说过太多次谎言了,这也是他们分手的原因。
“我是如此地爱着你可是你不再属于我,这是我们之间的终结,我的宝贝你将成为别人的达令……”
“贾维斯,关掉音乐。”托尼在这之前从来没觉得这首歌有这么讨厌。 他此时坐在床上,在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纽约城。不知道为什么,托尼什么都不缺,但是心里却总是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是哪一块儿出了问题,原来佩玻还在他身边的时候没有这个感觉…… 即使不想承认,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没错,他需要别人的爱,不仅仅是在床上片刻的疯狂和温存,他要一位可以陪伴着他度过生命中余下不多时间的伴侣。
     托尼扶着床边勉强把自己给撑起来,他打算继续研究送给贾维斯的实体。 下一秒,托尼又倒回床上了,腰根本使不上力,看来,又得有一段时间去不了公司了。 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一些有的没的。 “……得了吧史塔克,你就是寂寞了而已,怎么就说不出口呢,无论对方是谁都一样说不出来……。”托尼自言自语道。
  【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托尼想了想,不打算自己难受,拉上一个陪伴的是再好不过了,于是,他拿起放在身边的手机,找到那个从五年前就没有改变的号码。
  “……what the fuck !Stark!”班纳博士的声音有点暗哑,这又是一声带了点性感的低吼,不用脑子都知道他在干嘛,因为托尼很确定自己听见了那只小肥鸟的呜咽。 “emmm…不要在意这些事情啦,倒是你们两个,这个时间在做什么啊?班纳你的研究项目呢?”托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有气无力。 手机那一头这次传出了清晰的一声呜咽,还带了点哭腔,托尼表示他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两个家伙怎么做的。
   班纳博士坏笑着说:“研♂究啊,当然有在做啊,我这不是在研♂究怎么让一只小肥鸟发出更动人的求饶吗。”班纳听起来游刃有余,只是,苦了处在下风的克林特。 托尼果断选择挂电话,本来是打算去捣乱的,没想到给他们添加了一点不一样的情趣,这不是他本来的意思。
  “去他妈的,布鲁斯……,你居然这样对我。”半开玩笑的语气完全无法掩饰托尼充斥内心的寂寞,莫名的烦躁让他睡意全无。 心里缺失的那一块,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补上呢,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小辣椒”。 『sir ,午饭时间快到了,您今天的午饭想吃什么?』贾维斯温和的伦敦腔很是时候地响起。 “……不,我现在没有胃口。”托尼拒绝了贾维斯的好意提醒,“静音,贾”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托尼的呼吸与心跳,实际上在这里能听到的声音也就这些。
     安静下来的卧室反而没有让他觉得安心,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部涌了进来,不知道是什么纠结在一起,让他的头脑开始混沌一片…… 贾维斯对他不喜欢睡觉这一点很无奈,现在可能还好一些,放在以前,托尼可以熬夜到天亮。
    托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他想去冲一杯咖啡,这才发现腰部可以用力了,托尼勉强打起精神,强撑着坐起来,托尼贴心的管家问他:“。sir,需要我叫医生吗?” 结果托尼来了句“有没有治疗相思病的医生?”
“抱歉,sir,根据我的谷歌结果,没有治疗您说的这种疾病的医生。”
    托尼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实际上,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提醒他注意形象,毕竟是自家嘛:“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老贾你还真是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贾维斯的高清摄像头抖了抖,然后传出电子音:“sir,可爱这个词通常是用来夸奖3-15岁的小女孩的,而我只是个程序,不适合用这样的形容词。”
    然后,气氛一度很尴尬,托尼觉得自己是时候给贾维斯更改一下设计的程序命令了。 “老贾,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托尼一本正经地教训我们可亲可敬的电子管家:“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和你开的玩笑呢?多有趣不是么?” 贾维斯只用一句话就把托尼给噎回去了。 “sir,我只知道,您再不去吃点东西,身体状况可就不有趣了。” 【该死,我就不应该偷看老霍德华的笔记本!】
   托尼默默地腹诽着,不过,他也知道,不能让别人过于着重他的身体健康问题,那样的话,谁来管理他的大公司呢? “老贾,准备一下我的便装,我去洗个澡,等一下出去吃饭。”托尼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爬起来。 
“Yes,sir.”“爸爸的好孩子!”托尼还是改不了调戏贾维斯的习惯,毕竟——看到向来做事精确无比的管家指挥出错真是难得一见的有趣。
   贾维斯要是可以无视托尼的命令,现在一定会说教托尼的,绝对会。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