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与彩虹的羁绊

本人中二病中期,临也病晚期,静临党一只,求大触勾搭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序章:劲爆新闻——史塔克工业的总裁昨晚和罗杰斯画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酒店!难道他们已经在交往?!

   史蒂夫有点后悔来这个“慈善活动拍卖会”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活动他就不会惹麻烦事上身。为人处事一直很低调的他好不容易有人欣赏,但是因为这个要结束他的职业生涯可不行。
他很少皱眉,即使是经济上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怎么做过,可是这次不一样,史蒂夫觉得自己的眉间都要长川字纹了。
经纪人寇森现在忙得焦头烂额,他不停地应付着那些该死的记者提出一堆重复的,可笑的问题,他还得一心二用把社交礼仪运用自如,起码不要把自己不好的情绪让擅长将事实放大夸张的家伙察觉出来。
借用克林特的话来说——就像许多友好的小麻雀一样,围着你转悠还在叽叽喳喳的唱歌,只可惜你不喜欢他们这样过于热情的态度。
史蒂夫也不轻松,几分钟前,尼克·弗瑞,世界著名慈善家打电话过来,要求减少和他的合作次数,他也不是不知道那是无奈之举,毕竟这次的搞出来的事情不得了。 门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急促而短暂,史蒂夫想也没想就说“请进”,他知道,这个时候过来的除了他还有谁——“罗杰斯,你最近得去曼哈顿那边避避风头,”寇森将有公开号码的那一部手机关机,然后用另外一部手机给史蒂夫订购了五个小时后的飞机:“那些嘴巴没停过的傻瓜鹦鹉,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打发他们走!该死的!罗杰斯,你究竟和那个史塔克工业的总裁什么关系?!”
史蒂夫没有回答,空气都似乎凝固了,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嗨!不问起来还好,一问这个史蒂夫就觉得不好回答。最终,没怎么撒过谎的老实人史蒂夫还是实话实说了。
“一夜情。”
寇森现在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头脑里“嗡”地一下炸开了,耳边还在回荡着那句可怕的事实。
[史塔克原来是同性恋吗?不对他说过自己是双性恋,他不缺床伴,怎么他谁也不找偏偏就要找史蒂夫?!太他妈的奇怪了吧?]寇森这样想着,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最近不会收看有关于史塔克工业的事情了,绝对不会。
“……先去收拾行李,等下吃完饭就上飞机。”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的寇森实际上心里五味陈杂。
“好,麻烦你了寇森。”史蒂夫笑得像个大男孩一样,他的笑容很开朗明亮,这次,蔚蓝色的眼眸里还加了点道歉的意味,寇森现在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了。
又过了几分钟,寇森打开门出去了,他得和别的合作商说活动要暂停一段时间,画家需要去别的地方收集灵感,大概半个月就回来。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史蒂夫确认寇森走远了,这才长舒一口气,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确实是一夜情,不过我希望可以和史塔克先生有更多的发展。”
远在曼哈顿地区的史塔克大厦里做实验的托尼打了个喷嚏,站在一边帮忙的贾维斯第一时间关心他的制造者:“sir,需要我把空调的温度调高至舒适的25℃吗?22℃对于您这个年龄来说不太合适。” 托尼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然后随手一扔:“不用,等下再调高。”
他们的故事,现在才拉开序幕……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