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与彩虹的羁绊

本人中二病中期,临也病晚期,静临党一只,求大触勾搭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3.命中注定的时间
      托尼由于没有听从贾维斯的温馨提示:出门前带把伞。以至于现在很尴尬。下雨了,雨还不小,一时半会儿停不了,雨水哗啦啦地冲刷着一切实质的东西,但是这声音也在冲刷着托尼的内心。
   “吾友可以把我的车开回去,然后我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索尔的笑声和打雷似的响亮,托尼无奈地笑了笑:“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这个时候,彼得在格温的怂恿下勇敢的敲响了他们房间的门,然后把一柄伞塞进托尼手里,托尼有点惊讶:“睡衣男孩,你自己怎么办?” 彼得傻乎乎地笑了:“没事的,我和格温顺路。”不知道为什么,托尼有点担心格温了,但是托尼这个时候还不知道的是,在未来他们两个会有属于自己的雇佣兵,是的,两个雇佣兵。
     托尼实在是不好推辞,只好撑着那把伞离开了餐厅,在回去的路上,有个比托尼高上那么半头的金发碧眼帅哥向他借伞。 只是那体型和声音,还有他身上的味道,都在提醒着托尼——这是你认识的人。
  “不好意思,冒昧的问一句,你的名字是……?”托尼总是感觉这个人非常眼熟,虽然他戴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了自己大部分的脸。

  “史蒂夫·罗杰斯”他一边整理自己的绘画工具,一边回答托尼的问题。 “?!!!!”托尼愣在那儿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遇到了那个人。“先生?”史蒂夫感到疑惑,也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这个穿着深蓝色卫衣的小胡子男人,莫名地有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他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先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史蒂夫好奇地凑前了一些,发现他身上的味道和那天晚上的“托尼·史塔克”一模一样,托尼有点不自然地后退了一步:“呃……,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有同感……,为什么我会觉得你很熟悉…?”
     虽然在美国街头,两个大男人站在一起不会引起过多的关注,但是他们两个的举动实在是有点太亲密了,托尼意识到了这个小问题,于是他提议:“要不……,我们去附近的店里讨论这个话题吧?”“我同意。”
    史蒂夫从托尼的手中接过雨伞,悄悄地把伞往托尼那边倾斜了一点不明显的角度。 两分钟后,他们在附近的一家小咖啡室找了个位置坐下来,雨伞和背着画板的包亲密地靠在一起,史蒂夫随手摘下帽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在服务生走过来询问的时候贴心地点了两份热乎乎的姜茶,托尼对于史蒂夫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然后他试图打开话匣子。
    没想到还是被史蒂夫抢先一步:“史塔克先生……,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是……”托尼看着面前这个有些腼腆,试图表现得没那么紧张的青年,忍不住笑意:“当然,随意吧,史蒂夫。”
    托尼看似很随意地撑着脑袋,悠闲地看着窗外下着的倾盆大雨,实际上,他眼睛的余光早就把面前的青年给观察了一遍:休闲风格的T恤衫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手臂肌肉的线条,胸前的肌肉把衣服的前面拉得紧绷绷的,随着每次呼吸的起伏,肌肉显得很有活力。
 
    托尼的视线往下移了一下:而且,那双被牛仔裤包裹起来的长腿也很赞,大小腿线条分明,虽然没有女性的柔美,但是却非常硬朗。
    还有他的脸,他的注意力此时此刻都放在了那上面。上帝啊那真是完美的杰作,很多人都拥有的金发碧眼在他这里散发着崭新的诱惑力,那双婴儿蓝的眼睛里面不仅有着青年应该有的朝气蓬勃,还有一种让人觉得舒适的亲切感,鼻子的线条感很强,而且一气呵成,嘴唇比较薄,可是安放在他的脸上毫无违和感,反而强调了他的男性魅力。
  “托尼?”直到史蒂夫用手在他面前晃荡几下,托尼才反应过来:糟糕!该死的,我刚才不小心看他看到出神了!“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你?”史蒂夫看起来很困惑。 托尼很无奈,在心里叹了一大口气:哎……,困扰着我的事情就是你啊!为什么你可以在我们之间发生过那种事情以后还能正常的和我对话啊?

  “哦,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呃……”托尼不得不把自己的视线移开,免得表现出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

    “……”史蒂夫什么都没说,他危险地眯起了那双深蓝色的眼眸,以最快的速度把托尼看了一遍,这是他盯上了猎物的预兆,同时也是他打算来一场角逐的决心,只是托尼这个时候并没有过多的注意到。
    两杯姜茶端上来了,玻璃杯子上面还包着防烫手的毛巾,这是服务生博取客人欢心的一点小把戏,托尼很喜欢这么细心的服务生,以至于他特意跑到服务前台那里去亲自递给那位服务生一沓美钞,服务生有点惊讶,不过还是收下了,史蒂夫偷偷地往那边看了一眼:他惊讶的发现,这位服务生也是个金发碧眼的男士,但是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说不上来的奇怪,或者说是,不搭调。
  【也许是我想多了】史蒂夫收回视线,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姜茶,但是在不知不觉中,他的余光还是会飘到托尼的腰线还有翘臀上,哦!他的达芬奇啊!托尼的臀部简直是史蒂夫见过最性感的,没有之一,尤其还是在光线不是特别强的地方来看,托尼的好身材就是环境稍带暧昧的灯光加分的原因。
    这让史蒂夫“不小心”回忆起那一天晚上的“战况”有多么激烈,托尼那双蜜糖色的眼眸里面,全部的伪装和无奈都烟消云散,只剩下追求着欢愉感的,最原始的本能,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巴也在那个时候发出了最动人的声音,嗯,起码在史蒂夫听起来是的。 顺便一提,托尼的身上每个部位他都喜欢,特别喜欢。
     喜欢到那种想再次把他推倒,把他据为己有的情绪越发浓烈,快要把他热爱艺术的心思给抢走了。 史蒂夫的视线停留在托尼的身上,足足两分钟,什么东西也没办法吸引他的注意力,除了托尼的好身材还有那种健谈的性格以外。
    然后史蒂夫在想象的空间里遨游的时候,不小心被现实中 的姜茶烫到嘴巴了,这个教训可不小,但是史蒂夫应该不会记着的。 原因无非就是因为托尼注意到了他的异常,然后还很担忧地过来查看而已,但是仅仅是这样,史蒂夫也非常高兴了。
    古老的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来日方长”。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小了,天空也没有那么阴沉了,天空的边缘有柔和的光线散出来,随着乌云陆陆续续地离开,下午三点多的纽约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秩序,这也就意味着,托尼和史蒂夫的“偶遇”时间结束了。
    不过这不是什么值得沮丧的事情,起码史蒂夫把托尼的联系方式留下了,同样的,托尼的手机里面多了个年轻画家的联系方式,偷偷地和你们说一下,托尼给史蒂夫的备注是“金发碧眼的暖男甜心”。
 

    两人收拾好东西,离开了咖啡室,在他们身后的服务生送走他们以后,松了一口气:“两个大人物居然会在这种地方喝茶谈心,真是难得一见的场面,这提醒了我下次出门前得带一副墨镜。”
   这不是巧合,服务生的胸牌上写着“韦德·温斯顿·威尔逊”。 “其实我不会做姜茶。”韦德看着被绑在另外一个小房间里面的小老板和服务生,无奈地笑了笑:“多亏了你们提前做好了,现在,我该离开了。”
   他拎起随意丢在角落里面的两把武士刀,和一个背包,踹开门迅速离开了这条街。 要是刚才离开的两个人留意一下路边的电子滚动公告牌,就能看到这样一条消息:今天下午一点半左右,有两名危险的雇佣兵从温哥华的特制监狱逃走,请广大市民外出的时候多加留意,晚上尽量早点回家不要出门,警方目前正在大力搜索……

盾铁甜文(相信我吧我绝对不撒玻璃渣和发刀子,我只发糖和撒狗粮,但我是个懒癌晚期,请见谅)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2.不经意地一瞥
      换上了休闲便装的托尼是从大厦后面出去的,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中年人,一点也不像电视上看起来那样闪闪发光,不过没关系,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然而,托尼不打算坐出租车,他想试试看坐公共汽车的感觉,上一次这样出来,大概是半年前的事情了。
      公共汽车开到了纽约市区,大电视上播放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类广告,时代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不再是肤色单一的老美,各种各样的街头艺人也在进行着自己热爱的表演。
      纽约市区的人流量越来越多了,因为这几年经济飞速发展的缘故,托尼的公司盈利率也增长了不少。 看着这样的一幕幕,托尼感觉很赏心悦目,没有比这里更棒的地方了。
  “隔壁哥谭市的那个韦恩·布鲁斯不算什么,他都没有我有钱。”托尼有点小得意地这样说着。 『sir,大富豪们都是这样幼稚的思想么?』被装在手表里面的贾维斯不经意地问了一句这样的话。
  “闭嘴吧,老贾。”托尼忍不住这样吐槽了一下,然后他发现,离他很近的一位短发东方女士满脸疑惑地看着他自言自语。 无与伦比地……,尴尬。
     托尼下车的样子就像个逃兵,他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在别人面前和老贾说话了,他可不想别人看他的眼光和活见鬼似的。
    沿着熟悉的街道走着,虽然沿途看到的店面不一样了,但是他很确定那家餐厅就在这一条街上。 “sir,请告知我那家餐厅的名字。”贾维斯总是贴心的存在。
“ Bouley”托尼只去过那里几次,最近的一次也是在三年前的同学聚会上。贾维斯很快就给出了回应:“根据我的搜索以及排除,这家餐厅在这条街的反方向,sir。”
  “ ……他们几时搬了地址。”托尼满脸黑线地往回走。 然后,他在一间工作室门口停下了,他看到了自己想见的人。那位金发碧眼的大胸帅哥,现在正在修改着一副画,他不时地围着面前摆着的一瓶花转悠,观察着花朵的结构,神情十分认真,但是他碧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却很柔和, 好吧,起码在我们的史塔克工业总裁先生看起来是这样的。
    托尼停留在工作室外面的时间有点长,以至于贾维斯提醒了他好几次他都没听见。
    这个时候,金发帅哥貌似留意到了他,他抬起头,对着托尼微笑了一下,那种满溢而出的友好和温柔简直要把托尼给淹没了,不过托尼的心思可没有那么单纯,他为自己内心这样龌蹉的想法感到愧疚,托尼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比被别人打了一下还难受,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托尼连一个友好的微笑都没有回赠给对方就狼狈地逃走了,然而,贾维斯还是处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状态下,因为人类的感情对于这位人工智能来说实在很难理解,偏偏贾维斯还是摊上这样一个别扭的发明者。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那家餐厅,虽然地址变动了,但是它的门面还是不变。托尼露出了一个怀念过去的笑容,推开门就进去了。 “我的上帝啊!”一位留着棕色中长发的女生尖叫起来,“Mr.Stark?!哦我的天哪小彼得快来看啊!” 托尼·史塔克,伪装好手,彻底惊呆了。“现在的孩子们都这么敏锐么?”他表示一脸懵逼。
   “不是的,sir,那是因为您的眼睛无法进行伪装的缘故。”贾维斯很轻松地找到了原因。 “哪里哪里?!史塔克先生在……我的上帝啊!是史塔克先生本人诶?!”而另外一个男孩就更加夸张了,托尼感到头疼。
  『魅力太大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小家伙们,太吵了一些吧?”这个时候,从后台走出来一名黑色长发男子,他是优雅的调酒师,兼任大堂经理,更是托尼的老朋友之一:洛基·劳菲森。
  “对不起!洛基先生!”女孩子很快就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站在一边。只不过男孩还在表达着对托尼的热爱,一直在托尼旁边问个没完没了,托尼看了看身边这个小科学迷,然后一脸无奈地看向洛基:“你这是雇佣童工?不怕被抓么?”
     洛基不悦地皱了皱眉,然后转而向女孩提问:“格温,我有没有强迫你们来我这里工作?”她笑了笑:“当然没有啦,我们可是自愿过来帮忙的。” 格温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然后用一双小鹿眼看着托尼:“emmm……,Mr·Stark?我能不能给你拍照?就一张?”
  “当然。”托尼没有半分犹豫,立刻答应了格温。
  “sir,我记得,你不喜欢别人给你拍照……”“ 拜托!贾维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谁能拒绝?”托尼很大方地揽过格温,举着手机来了几张。 格温受宠若惊,同时也非常开心。在一边的男孩也忍不住了:“史塔克先生!我也可以拍照吗?” 托尼现在被两只可爱的小鹿包围了,别问他感受如何,他现在已经被这两个小家伙萌化了。
   “诶,你这里怎么没人啊?”托尼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哦,今天这里被承包了。说到这个,我差点忘记通知你过来参加这场聚会了。”洛基拿起自己的新手机,查看是否有信息发来。 托尼对这个承包商开始好奇起来:“除了我和隔壁哥谭市的布鲁斯以外,我以为没有人可以把这里包下来。”他走到挂着一副大画的桌子旁边,不经意间留意到那副画的他忽然睁大了双眼:“老爸……?”
     一直站在一边观察托尼的格温发现了他的惊讶:“那个……,史塔克先生,”她回答了托尼内心的疑问:“这幅画是我前天认识的一位先生送给这里的,不过看起来您好像认识这幅画里面的先生?”
      沉默了几秒钟以后,托尼才回应了格温。“这幅画上面是我的父亲。欧,对了,小家伙,你认识那位……,画家先生么?”
      格温似乎看出了托尼不一样的情绪,所以她把语气放缓了一点:“史塔克先生,请您称呼我为格温。还有,我确实认识罗杰斯先生,小彼得和洛基先生都认识。”“史蒂夫·罗杰斯”托尼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这个名字,这反应让格温有点惊讶。
   “我还以为史塔克先生不认识这位画家呢,毕竟这一家餐厅除了招牌菜以外,就是靠着罗杰斯先生的画作出名的。” 托尼感觉心里越发期待,因为他迫不及待地想再次见到史蒂夫了。 餐厅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停靠了几辆汽车,格温小跑着,过去提醒了一下在一边用手机逛推特的彼得,该去开门了。 “对了,洛基。我说,到底是谁把这里包下来了?”
     托尼无意间的一个问题让正在调酒的洛基手一抖,酒瓶差点掉落在地,幸亏他眼疾手快,一个漂亮的反手抓住了酒瓶。 洛基松了一口气,然后一脸嫌弃地说:“我哥。”
     几分钟后,车门打开了,然后餐厅的门被两个服务生拉开了。

  “吾友!”索尔还是那么爽朗,自然,一上来就揽住了托尼:“史塔克,好久不见!最近过得怎么样?”“……挺好的,只是你可以控制一下你的力气吗?奥丁森先生……”托尼推开了他,再不那么做的话他感觉自己的脖子要遭殃。
     索尔装作无意间看向正在专心调酒的洛基,但是他的视线根本无法离开气质温和的洛基,洛基其实也注意到他了,只是他选择了无视他,索尔也不生气,转身去从自己的汽车后尾箱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正方形盒子,大步地走向前台。 “……这位先生是奥丁森公司的大人物?”格温好奇地询问正在玩手机彼得,彼得点头:“他是奥丁森公司总裁的大儿子,然后总裁有两个儿子,还有一位就是找我们过来的洛基先生。”
     格温有点惊讶:“啊?但是洛基先生的姓氏不是劳菲森吗?” 彼得放下手机,伸手揉了揉格温的头发,然后才说了这么一句话——“洛基先生是奥丁森家族收养的弃子,但是洛基先生对他们家族的公司没兴趣,于是就来到这里帮忙。”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彼得一直都是皱着眉头的。  
  “洛基先生是怎么样的人,我相信你很清楚,格温,不用奇怪我怎么知道那么多,因为他相信我,才会把他的事情告诉我……”
     听彼得这么一说,格温明白了洛基为什么不喜欢回去那个“甜蜜的家”, “那从来就不是……洛基先生的家。”格温感到眼睛发酸。彼得摸摸格温的头:“不要哭啊,洛基先生没事的,你看看他和索尔先生相处的方式就明白了。”
  “啊昂,小孩子还是不要知道那么多比较好~”一直站在旁边的托尼捂住了他们的眼睛:“有时间的话,欢迎你们去我的大厦里做客~”托尼用那种俏皮活跃的语气说。 “好啊~”他们两个非常开心地看着托尼,眼睛里面闪亮亮的:“史塔克先生~如果可以,我想见见你的人工智能管家!”格温开心得快要跳起来了,彼得激动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感觉自己真是太幸运了,星期五简直就是他的幸运日。
    虽然, 托尼现在很想对正在和洛基接吻的索尔吐槽,可惜有两只小鹿在这里他不好发作。 (托尼内心:谁来给我一副墨镜……)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01.曼哈顿地区的第一大厦
      颇有厚重感的窗帘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拉开,早晨的阳光正好,可惜这间卧室的主人很讨厌这个时候:“贾维斯!把窗帘拉上!”他不满的嘟囔着,把被子拉上来,蒙住头。
   “sir,现在已经九点半过一刻了,已经超过了佩玻小姐和我说过的让您起床的时间,您还耍赖,在我休眠期间把闹钟调到了十点……”“停!我妥协…我起来……。”托尼不喜欢贾维斯数落出一大堆关于他的缺点,虽然那些是实话。
   “贾,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发明你真是个错误的决定”托尼默默地拉开被子,把自己从舒适的床上强行唤醒,佩玻发火的时候一点也不迷人。 说到迷人……,托尼想起了那天晚上,和他激情交缠的肉体,肌肉非常结实漂亮,不会非常夸张,是一位很有魅力的金发碧眼男子。
    他叫什么……史…史蒂芬…?不对!不是不是……,叫什么来着……    “该死的!我居然忘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托尼感到非常懊恼。 那个人很不一般,可以让史塔克工业的总裁惦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他上过很多名模,包括男性。那些身材长相一般般的他根本看不上,有一些,连长相托尼都不记得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那个人温柔的语气和动作让他难以忘怀,仿佛他生来就是为了得到这份温柔一样。
“……为什么,我会忘记你呢”托尼努力寻找着那一天晚上少得可怜的记忆,一些零零碎碎的记忆开始拼凑起来,终于,他想起了一部分重要的情况—— 『他喝醉了,然后被对方给上了,还觉得很不赖……』“……艹,我居然…哎呀!” “这悲催又狗血的情况,艹……”
    托尼在浴室里不小心摔跤了,还是在刷牙刷到一半的时候。于是,贾维斯不得不临时给公司里的秘书小辣椒发信息,给他的制造者请一天假。    
   佩玻对托尼很失望——他今天不来上班的理由居然是不小心在浴室摔伤了腰,这比他之前的任何一个理由都要糟糕,之前的“堵车半小时”都没有这么糟糕。
   托尼现在真是有苦说不出,贾维斯也没办法,他只是个系统程序,托尼说实话的时候佩玻也未必会相信——因为他已经说过太多次谎言了,这也是他们分手的原因。
“我是如此地爱着你可是你不再属于我,这是我们之间的终结,我的宝贝你将成为别人的达令……”
“贾维斯,关掉音乐。”托尼在这之前从来没觉得这首歌有这么讨厌。 他此时坐在床上,在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看着沐浴在阳光下的纽约城。不知道为什么,托尼什么都不缺,但是心里却总是空落落的,也不知道是哪一块儿出了问题,原来佩玻还在他身边的时候没有这个感觉…… 即使不想承认,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没错,他需要别人的爱,不仅仅是在床上片刻的疯狂和温存,他要一位可以陪伴着他度过生命中余下不多时间的伴侣。
     托尼扶着床边勉强把自己给撑起来,他打算继续研究送给贾维斯的实体。 下一秒,托尼又倒回床上了,腰根本使不上力,看来,又得有一段时间去不了公司了。 他躺在柔软的大床上,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想一些有的没的。 “……得了吧史塔克,你就是寂寞了而已,怎么就说不出口呢,无论对方是谁都一样说不出来……。”托尼自言自语道。
  【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
    托尼想了想,不打算自己难受,拉上一个陪伴的是再好不过了,于是,他拿起放在身边的手机,找到那个从五年前就没有改变的号码。
  “……what the fuck !Stark!”班纳博士的声音有点暗哑,这又是一声带了点性感的低吼,不用脑子都知道他在干嘛,因为托尼很确定自己听见了那只小肥鸟的呜咽。 “emmm…不要在意这些事情啦,倒是你们两个,这个时间在做什么啊?班纳你的研究项目呢?”托尼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有气无力。 手机那一头这次传出了清晰的一声呜咽,还带了点哭腔,托尼表示他一点也不想知道这两个家伙怎么做的。
   班纳博士坏笑着说:“研♂究啊,当然有在做啊,我这不是在研♂究怎么让一只小肥鸟发出更动人的求饶吗。”班纳听起来游刃有余,只是,苦了处在下风的克林特。 托尼果断选择挂电话,本来是打算去捣乱的,没想到给他们添加了一点不一样的情趣,这不是他本来的意思。
  “去他妈的,布鲁斯……,你居然这样对我。”半开玩笑的语气完全无法掩饰托尼充斥内心的寂寞,莫名的烦躁让他睡意全无。 心里缺失的那一块,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补上呢,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小辣椒”。 『sir ,午饭时间快到了,您今天的午饭想吃什么?』贾维斯温和的伦敦腔很是时候地响起。 “……不,我现在没有胃口。”托尼拒绝了贾维斯的好意提醒,“静音,贾”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托尼的呼吸与心跳,实际上在这里能听到的声音也就这些。
     安静下来的卧室反而没有让他觉得安心,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情绪全部涌了进来,不知道是什么纠结在一起,让他的头脑开始混沌一片…… 贾维斯对他不喜欢睡觉这一点很无奈,现在可能还好一些,放在以前,托尼可以熬夜到天亮。
    托尼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多。他想去冲一杯咖啡,这才发现腰部可以用力了,托尼勉强打起精神,强撑着坐起来,托尼贴心的管家问他:“。sir,需要我叫医生吗?” 结果托尼来了句“有没有治疗相思病的医生?”
“抱歉,sir,根据我的谷歌结果,没有治疗您说的这种疾病的医生。”
    托尼不顾形象地大笑起来,实际上,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提醒他注意形象,毕竟是自家嘛:“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老贾你还真是可爱哈哈哈哈哈哈~” 贾维斯的高清摄像头抖了抖,然后传出电子音:“sir,可爱这个词通常是用来夸奖3-15岁的小女孩的,而我只是个程序,不适合用这样的形容词。”
    然后,气氛一度很尴尬,托尼觉得自己是时候给贾维斯更改一下设计的程序命令了。 “老贾,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托尼一本正经地教训我们可亲可敬的电子管家:“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和你开的玩笑呢?多有趣不是么?” 贾维斯只用一句话就把托尼给噎回去了。 “sir,我只知道,您再不去吃点东西,身体状况可就不有趣了。” 【该死,我就不应该偷看老霍德华的笔记本!】
   托尼默默地腹诽着,不过,他也知道,不能让别人过于着重他的身体健康问题,那样的话,谁来管理他的大公司呢? “老贾,准备一下我的便装,我去洗个澡,等一下出去吃饭。”托尼一边说着,一边从床上爬起来。 
“Yes,sir.”“爸爸的好孩子!”托尼还是改不了调戏贾维斯的习惯,毕竟——看到向来做事精确无比的管家指挥出错真是难得一见的有趣。
   贾维斯要是可以无视托尼的命令,现在一定会说教托尼的,绝对会。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序章:劲爆新闻——史塔克工业的总裁昨晚和罗杰斯画家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了酒店!难道他们已经在交往?!

   史蒂夫有点后悔来这个“慈善活动拍卖会”了,要不是因为这个活动他就不会惹麻烦事上身。为人处事一直很低调的他好不容易有人欣赏,但是因为这个要结束他的职业生涯可不行。
他很少皱眉,即使是经济上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怎么做过,可是这次不一样,史蒂夫觉得自己的眉间都要长川字纹了。
经纪人寇森现在忙得焦头烂额,他不停地应付着那些该死的记者提出一堆重复的,可笑的问题,他还得一心二用把社交礼仪运用自如,起码不要把自己不好的情绪让擅长将事实放大夸张的家伙察觉出来。
借用克林特的话来说——就像许多友好的小麻雀一样,围着你转悠还在叽叽喳喳的唱歌,只可惜你不喜欢他们这样过于热情的态度。
史蒂夫也不轻松,几分钟前,尼克·弗瑞,世界著名慈善家打电话过来,要求减少和他的合作次数,他也不是不知道那是无奈之举,毕竟这次的搞出来的事情不得了。 门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急促而短暂,史蒂夫想也没想就说“请进”,他知道,这个时候过来的除了他还有谁——“罗杰斯,你最近得去曼哈顿那边避避风头,”寇森将有公开号码的那一部手机关机,然后用另外一部手机给史蒂夫订购了五个小时后的飞机:“那些嘴巴没停过的傻瓜鹦鹉,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打发他们走!该死的!罗杰斯,你究竟和那个史塔克工业的总裁什么关系?!”
史蒂夫没有回答,空气都似乎凝固了,偌大的房间里安静得可怕。
嗨!不问起来还好,一问这个史蒂夫就觉得不好回答。最终,没怎么撒过谎的老实人史蒂夫还是实话实说了。
“一夜情。”
寇森现在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头脑里“嗡”地一下炸开了,耳边还在回荡着那句可怕的事实。
[史塔克原来是同性恋吗?不对他说过自己是双性恋,他不缺床伴,怎么他谁也不找偏偏就要找史蒂夫?!太他妈的奇怪了吧?]寇森这样想着,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他最近不会收看有关于史塔克工业的事情了,绝对不会。
“……先去收拾行李,等下吃完饭就上飞机。”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的寇森实际上心里五味陈杂。
“好,麻烦你了寇森。”史蒂夫笑得像个大男孩一样,他的笑容很开朗明亮,这次,蔚蓝色的眼眸里还加了点道歉的意味,寇森现在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了。
又过了几分钟,寇森打开门出去了,他得和别的合作商说活动要暂停一段时间,画家需要去别的地方收集灵感,大概半个月就回来。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史蒂夫确认寇森走远了,这才长舒一口气,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来,嘴角扯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确实是一夜情,不过我希望可以和史塔克先生有更多的发展。”
远在曼哈顿地区的史塔克大厦里做实验的托尼打了个喷嚏,站在一边帮忙的贾维斯第一时间关心他的制造者:“sir,需要我把空调的温度调高至舒适的25℃吗?22℃对于您这个年龄来说不太合适。” 托尼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鼻子然后随手一扔:“不用,等下再调高。”
他们的故事,现在才拉开序幕……

想写这个梗好久了,因为懒迟迟没有动手

盾铁:怎么在哪儿都能遇到你?
(普通人AU,画家盾×总裁铁)
故事设定:小有名气的画家史蒂夫受邀参加一个活动,史塔克工业的总裁托尼也来了,还因为“醉酒”和史蒂夫发生了一夜情。不过自此以后史蒂夫发现他们两个总是能在不同的地方却在同一个时间遇到,史蒂夫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起码对自己喜欢的人是这样,他发现了托尼的小心思,开始利用托尼来找他的时间撩他(罗切黑不解释=_=)。
史蒂夫之前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那个想请他跳舞的女孩已经不在人世(得了胃癌去世了),他不敢确认自己的感情,毕竟托尼和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时候托尼已经察觉到自己对史蒂夫的感觉,打算和他告白。 好巧——娜塔莎·罗曼诺夫(史蒂夫的大学同学)知名模特过来找史蒂夫倾诉自己对班纳(托尼老朋友)的感情,不过她表示只要班纳和克林特(史蒂夫的高中同学)过得开心就行(寡姐:我家小胖子有话和你说→_→),自己已经和巴基(史蒂夫的青梅竹马)订婚了,希望史蒂夫可以尽快找到他爱的人,史蒂夫也说出了自己对托尼的感情,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告白,娜塔莎给他出了个主意…… (后面的不剧透了,等我写到再说)

还好我们班的人从来不玩博客,这个就放在这里吧。
【注意:这个作品是我个人的妄想,名字和背景纯属个人捏造。】
姿势来自最近很流行的那张图片,你们都明白的~ @眠狼 大大来帮我看看呗~

论国产英雄和外国英雄

【我们对“英雄”的曲解】 作者:Amazing轩 近日,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我们中国制作的动画电影。 不过我发现,除了我们都不太喜欢的“熊出没”在豆瓣上的评分是6.4以外,其他的动画电影评分很低。 不是说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一开始就搞错了方向,或者说曲解了它想要表达的东西。 就拿一部评分才2.3的电影“热血雷锋侠之激情营救”来说说看,他们对超级英雄的理解是怎么样的好了。 在这里,“英雄”就是被这个身份束缚着的存在:雷锋可以为了老板的话放弃自己喜欢的赛车;他不会游泳,但还是义无反顾地去救一个溺水的孩子,要不是有旁边的人帮忙,他早就死了。 简介看到这里,我心里只有句“妈卖批”。 我感到心痛,但只是同情,不是共鸣。 【他是一个假人,一个不会表达自己的假人。】我在这一瞬间就明白自己为什么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多讽刺啊,明明是英雄,却被人们利用他的善良。 他不是钢铁侠——托尼可以为了自己的队友不顾一切,甚至可以放下过往的仇恨;他不是美国队长——史蒂夫以前为了服役还制作过假的简历,后来还被无良商家利用宣传,可是他还是凭借自己改造过的身体,成为了二战的传奇。 我甚至觉得——就连许多人害怕的绿巨人浩克(本来是物理学博士班纳),都比这个假人可爱。 班纳的魅力在于,他宁可自己一个人承受这些痛苦,也不会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他不喜欢这种力量,但是他更不喜欢伤害别人。 这部国产动画电影的失败原因很多,不仅仅在于人物的塑造上,下面我一一列举出来。 1.画风清奇 人物的动作,衣服的质感,背景的绘制,无一不是败笔。 而且导演的狂妄自大我也是醉了“雷锋这个形象是青少年的审美。” 那张图真是令我目瞪口呆,大家可以去找找看,保证你想给导演寄导弹。 动作僵硬,就像是牵线木偶一样,没有生命力的眼睛,呆滞而麻木,看到我分分钟怀疑人生。 背景就更是惨不忍睹,只有几条线,还有很多背景是贴上去的一样,比日本新手漫画家手绘的房子还糟糕……【人家的房子起码看得出来是什么建筑物】 2.情节不生动 看了简介半天的我也没有闹明白它想说啥,不是我蠢,就是这部电影的情节弄得人家介绍的小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比较好。 3.抄袭细节明显 这个就真的是厉害了我的哥!身为漫威粉的我一定要给他们差评! 一开始就抄袭人家钢铁侠的战甲,你有种把人家的马克系列也加上去啊?!【没错我是妮妮的粉丝www】 后面还有浩克形式的巨大化什么的,简直是把能够抄的英雄们都来了一遍。 宣传海报,我不说了,各位可以去找“美国队长3”的海报和它的对比下,我要吐了。 4.情感交流不到位 我们喜欢超级英雄。 但是不喜欢一昧被舆论压制的傻逼。 在影片“死侍”中,我很喜欢其中一个简单的镜头——死侍遇到了自己的仇人,拿枪对着他,一旁是他的队友,在劝他,但是死侍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一枪结果了仇人。 毕竟面对一个把自己变成怪物一样存在的家伙,谁能冷静下来呢? 有人说死侍没有人情味,一心一意为了钱而当雇佣兵。 我想说,你错了。 这样为了自己而活的情况,我们都一样。 死侍他不仅仅是为了钱,他还需要有人认可他的存在,只是他分不清该怎么做,因为没有人告诉他。 是不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不像你小时候? 托尼也是为了得到父亲的认可,才踏上了名为“天才”的道路,一开始,他也没想过要拯救世界什么的,他只是喜欢做人们眼中的焦点。 也有人这么说钢铁侠真是个喜欢炫耀的家伙,他根本就不算是超级英雄。 我还是那句话,你错了。 表面上看,钢铁侠自大,不听指挥,总是特立独行。 实际上,他不听指挥是因为听到有人在求救,他不能坐视不管,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发明有信心。 他也有无力而为的时候;他也有愧疚、痛苦的时候;更糟糕的是,因为他一时的善良,让别有用心的人掌握了他的弱点。 看,英雄只不过是把普通人的善良和温柔以及内心的强大放大一百倍或者更大,仅此而已。 为什么一到我们长辈那里,“英雄”就变成了完美的存在呢? 英雄所有的付出都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只要有一个“不”字都会被指责为“不负责任的家伙”。 大人们总是教育我们要换位思考,怎么自己先开始言而无信呢? 又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我开始担心下一代的天朝孩子们的成长了。

我说……最近是流行晒卡吗?

@潛水員一號 这是你的图,需要的话,下次我发到你的QQ里

情头2
静雄先生的,希望你们两个七年之痒可以顺利度过٩(*´◒`*)۶